新闻媒体
网站首页 >> 企业文化 >> ca888亚洲城常德-企业文化 >> 推磨

推磨

2019-04-02 16:48:16 作者:龙碧先 来源:ca888亚洲城常德
     我刚回老屋一会儿,娟和她妈妈就下来了,英嫂子端着一盆子米。
    “你们这是要搞么的?”我好奇地问。
    “娟想吃蒿子粑粑。”英嫂子一向是大嗓门,这会儿凑近我耳边压低声音,“娟怀二宝了。”说完在哈哈大笑声中麻利的收拾石磨。“她非要用磨子推粉子,说机器磨的粉子没有石磨推的好吃,这丫头整人。”英嫂子用手指娇嗔地点了一下娟的头。
    “那我来推磨吧!”我自告奋勇地凑到石磨前。
    “婶婶你推磨?推的动啊?”娟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。
    这个老古董基本是闲置在这里了,除了我婆婆一年推一次辣椒壳粉外。我已经有二十几年没有推过磨了,记得那时候给妈妈打过下手,今天好不容易遇上了,我特想找找那时候的感觉。
    我把磨杆搞好,身子朝前倾,腿一前一后,架势还蛮足滴。英嫂子抓了几把糯米放在磨中心,然后喂了少许进磨眼。“开始!”娟打了一个手势,我拼着力气推了一把,可是磨子只转到半圈就再也转不过去了。“嘿,嘿,呀,呀……”我脸憋的通红,右腿都抬起来了,可是磨杆就是转不过去,娟和英嫂子笑得前仰后合。
    “你力度没有掌握好,不能硬拽,还是我来吧。”英嫂子接过磨杆,一推一拉磨子像很轻松似的转着圈圈,白色的粉子出来了。我不甘心,还想试试。英嫂子带着我推了几圈,然后让我单独操作。嘿,居然还是可以的,磨子转起了圆圈,只是看起来我很费劲,转的好慢。不一会儿,我身上开始冒麻麻汗哒,手也发酸发痛。“不行哒,我推不动哒!”我停下来蹲着喘粗气,眼冒金星。“这活你而今哪门搞得起,我都吃力,不是娟要吃我也不想搞呢。”英嫂子笑着看了看娟。
    磨子随着英嫂子的手臂转动着,白白的细粉夹杂着母爱渐渐厚实起来,石磨沉闷的声音好像在诉说着岁月的过往,还有它曾经的热闹!
    是的,我想起了妈妈那时候磨的米豆腐,黄豆腐,米糕,香麦粉,而这些,妈妈的味道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尘封在记忆中,只有思念时再打开!